《水龍吟·夜聞海濤聲》簡介及詩歌賞析

中學語文教學資源網雜文參考作品賞析 2019-09-14 手機版


《水龍吟·夜聞海濤聲》是清代文學家張惠言創作的一首詞。此詞上片從大處落墨,浮想聯翩,幻想飛入仙府后難耐高在九天的寒冷而借浮槎尋找歸路;下片繼續寫濤聲,寓夜長愁深而夢淺的無奈其中,同時通過想象表達對光明的熱切期待。全詞回旋跌宕,氣勢雄渾,工穩嚴整,幻筆幽懷,情思縹緲,余意難窮。

水龍吟·夜聞海濤聲

夢魂快趁天風,瑯然飛上三山頂。何人喚起,魚龍叫破,一泓杯影。玉府清虛,瓊樓寂歷,高寒誰???倩浮槎萬里,尋儂歸路,波聲壯,侵山枕。

便有成連佳趣,理瑤絲、寫他清冷。夜長無奈,愁深夢淺,不堪重聽。料得明朝,山頭應見,雪昏云醒。待扶桑凈洗,沖融立馬,看風帆穩。

[詞句注釋]

水龍吟:詞牌名,又名“龍吟曲”、“莊椿歲”、“小樓連苑”,雙調,一百零二字,上下片各四仄韻。

天風:即風。蔡邕《飲馬長城窟行》:“桔桑知天風,海水知天寒?!?br>
瑯(láng)然:聲音清朗的樣子。

三山:古代神話傳說中的方丈、蓬萊、瀛洲三神山,傳說在海上。

魚龍:魚和龍,泛指鱗介水族。

一泓(hóng)杯影:大海不過如同傾瀉在杯中的一汪水。李賀《夢天》:“遙望齊州九點煙,一泓海水杯中瀉?!便?,水深的樣子。

玉府:這里指神仙府。

瓊樓:天上仙宮。

寂歷:寂靜、冷清。

高寒誰?。河銼舅臻端鞲柰貳っ髟錄甘庇小罰骸拔矣朔綣槿?,又恐瓊樓玉宇,高處不勝寒?!?br>
倩:借助。

浮槎(chá):即天槎,古代神話中指可在天地間往來的木筏。張華《博物志·卷十》:“舊說云天河與海通,近世有人居海渚者,年年八月有浮槎去來,不失期?!?br>
儂:我。

山枕:即枕頭。古人枕頭多用木、瓷制做,中凹,兩端突起,其形如山,故稱。

成連:春秋時代的著名琴師。傳說伯牙從成連學琴,成連帶伯牙至東海蓬萊山,使伯牙聞海水激蕩、林鳥悲鳴,最終令伯牙琴藝大進,成為天下妙手。

寫:彈奏。

扶桑:傳說中的日出之處,這里代指太陽。

沖融:沖和,恬適。

立馬:駐馬。

譯文]

夢中,魂魄趁著迅疾的風在清朗的風聲中飛到三神山的山頂上。這時,是誰把魚龍從夢中叫起,以致打破了一汪杯水的平靜?天上仙府清冷空虛,仙宮寂靜冷清,誰知高在九天的寒冷?只好借助天槎代步萬里來尋找回去的路,歸來后只聞浩大的濤聲縈繞在枕邊。

恰好有成連那樣高雅的情趣,于是整理琴弦,彈奏濤聲的清越。無奈的是夜太長、愁太濃而夢太淺,承受不了再次聽到濤聲。估計明天應該能在山頭看到昏沉的烏云籠罩著大地而將要下雪的景象。等太陽把烏云驅散后,便從容地立馬,看乘風而行的船穩定向前。

[創作背景]

此詞創作于嘉慶五年(1800年),當時詞人在遼東。某個漫漫長夜,濤聲隆隆,波聲陣陣,侵入詞人夢中,半夢半醒中,詞人的眼前呈現出“雪昏云醒”,天清氣朗,風帆搖蕩的圖景。詞人醒后便創作了此詞,通過夜聞濤聲的感與聯想,隱約寄托懷抱,曲折地傳出自己的人生追求。

[詩歌賞析一]

這是一章夢魂暢想曲,又似一闋瑤琴幽怨調。通過夜聞濤聲的感受與聯想,隱約寄托懷抱,曲折傳出作者的人生追求,筆調壯闊,感觸深沉,在《茗柯詞》中別具一格。

奔騰澎湃的海濤聲,首先引發的是夢魂飛越的海天之旅。上片聯翩浮想,馳騁“九萬里風鵬正舉”(李清照《漁家傲》)式的筆墨,神游宇宙,讓夢想駕著天風,自由飛翔,扶搖直上,飛往那人們可望而不可即的縹緲仙山(三山,即東海中蓬萊、方丈、瀛洲三神山;瑯然,形容靈山美石的異常光彩)?!翱斐錳旆紜?,不止說明風的疾速,而且突出人的快意,如蘇軾《百步洪》詩“險中得樂雖一快”之“快”。濤聲隨即又幻化成魚龍吟嘯之音?!昂穩嘶狡稹比?,按此詞譜式的節奏,一般分成三個短句,而從語意諷誦,則可讀為“何人喚起魚龍,叫破一泓杯影”?!端鰲繁居小讀髑返囊烀?,龍吟聲響徹滄溟,仿佛震蕩著平靜的海面?!耙匯啊庇美詈亍睹翁臁貳耙M脛菥諾閶?,一泓海水杯中瀉”句意,寫夢魂飛翔天外,俯眺大海,只似杯水一汪而已。接下去,詞筆略略點染氛圍,清虛寂寞中呈現一片高寒之境。這里翻用東坡《水調歌頭》“我欲乘風歸去,又恐瓊樓玉宇,高處不勝寒”詞意,而出以問句“高寒誰省”,實含有內心深藏的孤寂?!笆 筆翹逖?、領會,此境不是常人所能體會,也非作者所能久駐;因此,詞筆一轉,用“浮槎”熟典,再敘寫尋覓歸程,回到人間。據《博物志》載:天河與海通,海渚有人曾乘槎(木筏)往返?!百桓¢鍛蚶鎩幣韻?,求浮槎,尋歸路,意味著壯游奇境的結束?;妹渦蚜?,美好的空中樓閣消逝了,伴隨自己的只有盈耳的濤聲?!拔┚跏敝硐?,失向來之煙霞”,李白夢游天姥時也留下過這樣的失落感。

下片開頭,《水龍吟》引出《水仙操》,海濤聲又幻作琴曲遐思,涉想成連故事。(成連,春秋時人,善鼓琴。吳競《樂府古題要解》謂成連攜弟子伯牙至東海蓬萊島留宿,令其自悟藝境,伯牙四望無人,但聞海水汩沒崩澌之聲,愴然移情,援琴作歌,此曲相傳即《水仙操》。)千載濤聲依舊,而時移物換,人間何世,即便有成連那樣的高手,對滄海云濤,撫瑤琴弦柱,尋繹清冷的佳趣,今夜卻不堪重聽了。詞中“愁深夢淺”,點出作者無端的心事、難抒的積郁,而其具體意蘊究屬懷知音還是傷逝者、悲時局還是感身世,抑或兼而有之,后人已無從實指。作者所謂“幽約怨悱不能自言之情,低徊要眇,以喻其致”(《詞選序》),大約即為此種欲說還休的千愁萬感吧。下文再由漫漫長夜孤枕聽濤擬想明朝“雪昏云醒”光景。東坡《蝶戀花》有“昏昏雪意云垂野”之句,這里說“雪昏云醒”,著一“醒”字,厚積的云層似也通宵不倦地在釀著雪意,選字可謂新警,與史達祖《雙雙燕》“看足柳昏花暝”的名句正堪并傳。云情雪意,通力營造沉寂、凝重的氛圍,折射出人的心態。但是讀下去卻又不是一味清愁不斷,詞的最后出現了對未來的壯美憧憬,對光明的熱切期待。路轉峰回,作者業已自行解開了連環情結?!按幌捶鏨!比?,“扶?!?,東方神樹名,原為太陽升起之所(屈原《離騷》:“飲余馬于咸池兮,總余轡乎扶桑?!?,又兼有日初升的時間之義(《淮南子·天文訓》:“日出于旸谷,浴于咸池,拂于扶桑,是謂晨明?!?。詞人筆下的“待凈洗扶桑,沖融立馬,看風帆穩”,造語新奇,涵蓋時空,掃盡陰霾,更新物象,隱寓的是“天容海色本澄清”(蘇軾《六月二十日夜渡?!?的超曠胸襟,高詠的是從容立馬看風帆的非凡氣概?!俺迦凇?,本義為沖虛廣大之狀,句中通假作“從容”解。此種胸襟氣概,此等朗吟健筆,本身即具美感,即饒魅力。譚獻《復堂日記》以為“茗柯詞真得風人之義,以比興出之,非一覽可盡”,讀本篇可以參照。

天風海濤之曲,中有凄斷之音,曲終奏雅,境界還趨高遠?;匭?,余意難窮,幻筆幽懷,情思縹緲。洪波浩蕩起龍吟,一首絕妙好詞,為讀者留得多少感發興會的空間!

[詩歌賞析二]

此詞上片從大處落墨,浮想聯翩,由夢中寫到夢醒,其間虛實相間,情景相生。奔騰澎湃的海濤聲,首先引發的是夢魂飛越的海天之旅。馳騁“九萬里風鵬正舉”(李清照《漁家傲》)式的筆墨,神游宇宙,讓夢想駕著天風,自由飛翔,扶搖直上,飛往可望而不可即的縹緲仙山?!翱斐錳旆紜輩恢顧得鞣緄募菜?,而且突出人的快意,有如蘇軾《百步洪》“險中得樂雖一快”之“快”。濤聲隨即又幻化成魚龍吟嘯之音?!昂穩嘶狡稹比?,按此詞譜式的節奏,一般分成三個短句,而從語意諷誦,則可讀為“何人喚起魚龍,叫破一泓杯影”。其中,“一泓杯影”用李賀《夢天》“遙望齊州九點煙,一泓海水杯中瀉”句意,寫夢魂飛翔天外,俯眺大海,只似杯水一汪而已。接下去,詞人筆觸略略點染氛圍,清虛寂寞中呈現一片高寒之境。這里,詞人翻用東坡《水調歌頭》“我欲乘風歸去,又恐瓊樓玉宇,高處不勝寒”詞意,而出以問句“高寒誰省”,實含有內心深藏的孤寂?!笆 筆翹逖?、領會,此境不是常人所能體會,也非詞人所能久駐。因此,詞人筆觸一轉,用“浮槎”熟典,再敘寫尋覓歸程,回到人間?!百桓¢鍛蚶鎩幣韻?,求浮槎,尋歸路,意味著壯游奇境的結束?;妹渦蚜?,美好的空中樓閣消逝了,伴隨自己的只有盈耳的濤聲?!拔┚跏敝硐?,失向來之煙霞”,有如李白夢游天姥時留下的失落感。

下片繼續寫濤聲,以呼應開篇。海濤聲又幻作琴曲遐思,涉想成連故事。千載濤聲依舊,而時移物換,人間何世,即便有成連那樣的高手,對滄海云濤,撫瑤琴弦柱,尋繹清冷的佳趣,今夜卻不堪重聽了。其中,“愁深夢淺”點出詞人無端的心事、難抒的積郁,而其具體意蘊究屬懷知音還是傷逝者、悲時局還是感身世,抑或兼而有之,已無從實指。接著再由漫漫長夜孤枕聽濤擬想明朝“雪昏云醒”光景。蘇軾《蝶戀花·密州上元》有“昏昏雪意云垂野”之句,這里說“雪昏云醒”,著一“醒”字,厚積的云層似也通宵不倦地在釀著雪意,選字可謂新警,與史達祖《雙雙燕·詠燕》‘‘看足柳昏花暝”的名句正堪并傳。云情雪意,通力營造沉寂、凝重的氛圍,折射出人的心態。但是讀下去卻又不是一味清愁不斷,詞的最后出現了對未來的壯美憧憬,對光明的熱切期待。路轉峰回,詞人業已自行解開了連環情結。詞人筆下的“待凈洗扶桑,沖融立馬,看風帆穩”,造語新奇,涵蓋時空,掃盡陰霾,更新物象,隱寓的是“天容海色本澄清”(蘇軾《六月二十日夜渡?!罰┑某跣亟?,高詠的是從容立馬看風帆的非凡氣概。此種胸襟氣概,此等朗吟健筆,本身即具美感,即饒具魅力。

全詞回旋跌宕,氣勢雄渾,工穩嚴整,幻筆幽懷,情思縹緲,幽幽折折又若斷若續,將聞海濤聲的所思所感細膩傳出,余意難窮。

[名家點評]

嚴迪昌:不是“惻隱盱愉”所能局限而頗有放飛之勢。(《清詞史》) [6]

河北省社會科學院研究員張國偉:皋文有《水龍吟·夜聞海濤聲》一詞,聲氣浩大,氣壯山河,全然不同于上邊二首詞低回要眇,悱側纏綿,特別與詠楊花中表露出來的“悲春意闌珊,哀物華衰殘,嘆漂泊不定,終歸零落”情調迥異,結尾展現一片和平寧靜的境界,并期待明天能夠出現,這正是詩人深深向往、苦苦追求的太平世界。在那里沒有污濁,沒有紛擾,也沒有煩惱,更沒有兇險。(《中國詩歌發展史》)

[作者簡介]

張惠言(1761年—1802年),原名一鳴,字皋文,號茗柯,武進(今江蘇常州市)人。家境貧寒,四歲喪父。自幼勤奮好學,十四歲即為童子師。嘉慶四年(1799)進士,改庶吉士,充實錄館纂修官,授翰林院編修。卒于官,年僅四十二歲。博通經史,尤精《周易》、《儀禮》,早年治經學,工駢文辭賦,輯有《七十家賦鈔》,賦作今存二十二篇,堪稱清賦大家。其大賦學漢魏,辭藻富贍,氣勢雄闊,代表作有《游黃山賦》、《黃山賦》等;其小賦學六朝,托意幽深,寫情蘊藉,代表作有《望江南花賦》、《鄧石如篆勢賦》等。其存詞僅四十六首,但寄托遙深,多有佳構。又編有《詞選》一書,選錄唐、五代、兩宋詞凡四十四家,一百十六首,此書盛行于世,影響頗廣?;怪小盾攣謀唷肪啪?。
相關鏈接:作品賞析

·語文課件下載
·語文視頻下載
·語文試題下載

·語文備課中心






點此察看與本文相關的其它文章』『相關課件』『相關教學視頻|音像素材


上一篇】【帕尔马对亚特兰大教師投稿
本站管理員:尹瑞文 微信:13958889955